浅析协商民主新视角下人民政协的民主监督

2015年10月30日 10时03分58秒 来源:佳木斯市东风区 缩小 放大 简体 繁体 颜色 打印 收藏 关闭

中共十八大以来,自觉融入和服务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已经成为人民政协工作的新常态。在协商民主的新视角下,如何认识、理解和开展民主监督,是人民政协需要深入研究的重要课题。

一、政协民主监督的本源是协商民主,厘清关系很重要

首先从民主监督的发展历程分析。民主监督大致经历了提意见、互相监督到民主监督三个发展阶段。1954年12月,毛泽东同志明确提出了人民政协的五项任务,首次提出人民政协可以向党委政府“提意见”,可看作是民主监督产生的最初萌芽。1954年他在《论十大关系》中关于党与非党关系的问题上,提出了互相监督的概念。1957年,邓小平同志从公共政策制定的角度论述了互相监督的必要性。1979年6月,邓小平同志在全国政协五届二次会议上首次提出人民政协具有互相监督的功能,明确了互相监督包括提意见和监督宪法法律实施两个方面,从而使互相监督成为了人民政协发扬人民民主的重要表现形式。1982年12月全国政协五届五次会议通过的《政协章程》,首次提出人民政协的民主监督功能。1994年,全国政协八届二次会议通过的政协章程修正案,正式把民主监督列为人民政协的基本职能。从民主监督的发展历程发现,它既是我国协商民主这种独特、独到、独到的民主形式的产物,也必将因为推动协商民主发展的任务属性而不断发展。

其次从民主监督的具体内容分析。政协三项职能的内容、形式、作用没有清晰的界定标准,而是相互交*交融的,这在《政协章程》和其它相关文献中都有充分体现,民主监督的内容是政治协商内容的一部分。在履职作用的规定上,也都可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的重要体现,是党和国家实行科学民主决策的重要环节,是党提高执政能力的重要途径”来概括。即便是政治协商重要原则的规定“把政治协商纳入决策程序,就国家和地方的重要问题在决策之前和决策执行过程中进行协商”,其设立的初衷,实施的目的、过程和效果,也含有监督、参政之意。

其三从民主监督的履职形式分析。政协三项职能的履职形式与其内容相似,都是通过会议、调研、视察、提案等方式进行,也难以从形式上区分定位。自1982年新修订的政协章程规定“通过建议和批评发挥民主监督作用”,并在1994年修订的政协章程中明确确立民主监督作为政协的一项主要职能以来,各地各级政协组织不断探索民主监督的形式和做法,创造和积累了很多宝贵的经验。以七台河市政协为例,2012年和2013年,我们在坚持常规监督形式的基础上,以调研视察、协商座谈、集中评议为主要形式,连续两年对规划、民政、工信、社会保障、司法执法等部门的工作开展了民主评议活动,取得了良好效果。

二、政协民主监督前提是团结民主,把握原则是关键

团结和民主是人民政协的两大主题,是人民政协得以存在的不可或缺的条件。当前中国正处在社会转型期,提出加强协商民主建设,最终目的也是为了促进团结和民主。正如习近平同志在庆祝人民政协成立六十五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所说:“在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下,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是人民民主的真谛。”政协民主监督,必须落实好协商民主建设的内在要求,始终坚持团结和民主这两大主题,把握好工作尺度和原则。一是坚持政治性原则。政协民主监督属于非权力制约的一种政治性监督。因此,在开展民主监督时不能随心所欲,要讲政治,要始终坚持依靠党委的领导,对重大的民主监督内容和部署要主动向党委请示;监督进展中遇到重要问题要及时向党委反映;监督结束后重要意见、建议要及时向党委反馈。二是坚持协商性原则。民主监督的特征是协商性而非强制性。因此开展民主监督要力求“说的对”不能企求“说了算”,更不靠言辞的尖锐和态度的激昂来解决问题。要在选题的宏观性、针对性,在分析问题的客观性、科学性,在所提意见和建议的建设性、可行性上多下功夫。三是坚持建设性原则。政协民主监督作用能否发挥,在于意见和建议是否具有建设性。因此,在开展民主监督时,要着眼于全局,有利于大局,对被监督对象要采取支持和帮助的积极态度,要以监督为手段,以支持为目的,不站在对立面的角度看问题,挑毛病和指责,不借题发挥,泄怨气。在批评和揭露问题的同时,要提出解决问题改进工作的意见和建议,这样的民主监督会受到党委重视、政府支持、各方配合、群众欢迎。四是坚持联系性原则。不能把民主监督同政治协商、参政议政割裂开来。有些意见、建议和批评,从这个角度看是政治协商或参政议政,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又是民主监督。民主监督实际上贯穿于政协活动的全过程,政治协商和民主监督反映参政议政的成果,参政议政为协商和监督提供了依据。因此不能就民主监督抓民主监督,要把民主监督与政治协商、参政议政统筹起来。

三、政协民主监督目的是推动工作,工作方法要灵活

政协民主监督不是以权力制约权力,而是以权利制约权利,根本目的是推动工作,这就需要工作方式方法更加灵活。应注意几个方面。一是进一步转变观念,把握民主监督的职能定位。在协商民主这一大的背景下进一步明晰民主监督职能定位。目前看政协三项基本职能中,政治协商依然是上位职能,而民主监督则是具体职能或下位职能。因此在履职实践中,以协商替代监督,或协商就是监督,应属正常,不应称之为问题。反之,若以监督替代协商,或以为监督就是协商,则为不正常,应称之为问题,因为这犯了以偏概全、以部分等同于整体的错误。二是加强民主监督的制度化建设,充分实现民主监督的合法和有序运作。首先监督权限要规范。政协的民主监督是民意的监督,不是通过强制性方式得以体现。同时,一定级别、层次的政协不应越权监督某些内容、级别的政治问题。其次监督对象要规范。民主监督的对象主要是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工作。其三监督行为要规范。政协机构及政协委员行使民主监督的权利要在制度和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进行,采取合法的、有序的监督行为。其四监督形式要规范。政府部门既然要主动接受民主监督,就要向政协充分提供相关信息,以使政协有可能作出比较科学的判断。实现政协民主监督的制度化、规范化和程序化,还要在知情环节、沟通环节、反馈环节上建立健全制度,畅通民主监督的渠道。三是创新民主监督工作的方式和手段,保证民主监督取得实效。针对目前政府部门在接受民主监督的过程中偏重于一般性的情况通报而忽视双向沟通和交流的作用,应增加前往政协听取意见和交流的次数,在沟通和交流中应留有充分的时间给与会者发表监督意见。要强化日常监督信息的发布,使参与民主监督的政协委员在事前就能知晓和掌握与监督内容相关的信息。民主监督不应仅限于会议桌上的信息交流和沟通,要走出去,使政协委员增加对监督对象的切身体会和直观感受。四是建立履行民主监督职能的权利保障机制。首先是建立具有充分表达的话语保障机制。对人民政协实施协商监督权利的具体保障,应体现在对政协组织和委员的知情权、怀疑权、批评权和人身与财产安全权的保障上。其次是建立具有强制性制约的转化机制。人民政协提出的意见批评与建议,应建立将人民政协的意见建议转化为具有强制性效力或法律效力的转化机制,明确转化的程序、原则和要求,不能“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从而增强政协民主监督的严肃性、权威性。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