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思政协民主监督的可为与作为

2015年10月30日 10时05分45秒 来源:佳木斯市东风区 缩小 放大 简体 繁体 颜色 打印 收藏 关闭

目前基层政协民主监督,据我个人观察,有三个特点:一是与政协其它两项职能比相对薄弱;二是县(市)区政协开展得相对较好,但也尚有较大差距;三是政协委员监督的积极性相对较高,但操作中缺乏行为规范。其根本原因可能有三个:一是对政协民主监督目的实质认识和理解不到位;二是政协领导(如,政协主席、副主席、秘书长、专委会主任)怕搞不好得罪人;三是缺乏完整的民主监督工作机制制度。前两个原因涉及民主监督可不可为,第三个原因涉及民主监督如何作为。

关于政协民主监督,在《政协章程》及中共中央、全国政协相关制度性文件中都有表述,系统梳理后,可以明确三个基本问题:之一:它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监督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由参加政协的各党派团体和各族各界代表人士通过政协组织来实施,因此具有独特的特点和优势,为其它监督形所不可替代;之二:它是一种政治监督,既表现为对权力运作的制约和监督,又表现为各党派间的互相监督,特别是参政党对执政党的监督;之三:民主监督中的“民主”实质上是政协协商民主,不具有强制性,这种“监督”通过提意见、做批评、提建议的方式进行,是建设性的,目的是改进和推进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工作,最终目的还是寓监督于“服务大局”之中。因此,我们不能囿于纪检监督、人大监督等强制性监督的思维定式,而是要另辟蹊径,完全从政协协商民主的角度和思维来审视、把握和筹划政协的民主监督,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打开思路,找到出路,使政协的民主监督职能尽快强化起来。

随着政治体制改革的深化,推进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已经成为我国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战略举措。民主监督作为政协三项基本职能之一,作为政协协商民主的重要组成部分,必然大有作为。

综上所述,政协加强民主监督,不是不可为和无以为,而是可为、有为,只是思路要改辙、要回归。

中共中央《意见》和中办《实施意见》中,关于“民主监督”阐述和规定不多,应当从基层政协开始,在政协协商民主建设中,尽快制定完整的政协民主监督制度规定。从实践角度看,以下几个具体问题需要注重:

一是推进政协民主监督的规范化、制度化、程序化。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协商民主建设的实施意见》中,提出要“适时制定民主监督的专项规定”,并对有关机制、政协各种协商活动增加民主监督内容等做出了一些阐述。基层政协可以根据这些条款,结合中央《意见》中有关政协协商的规定,进行细化、实化,并首先把民主监督工作有关题目作为政协协商任务列入年度政协协商计划,先开展起来,为制定较为完善可行的制度规定尽快总结积累经验。

二是注意调动民主党派(团体)和政协委员这两个方面开展民主监督工作的积极性。政协民主监督的主体是参加政协的各民主党派和有关人民团体,也是政协委员,两者应当积极作为并有机结合,根据监督题目和内容来具体确定。如,特邀监督员、民主监督小组、民主评议等,通过组织相关界别政协委员来实施比较适宜;视察、专题调研、协商座谈会等形式的监督活动,可以通过组织一个或几个民主党派(团体)来实施。在过去的实践中,由政协来组织民主党派(团体)开展民主监督的情况相对不多,需要进一步明确和加强。

三是政协民主监督宣传度问题。在政协工作中,基层政协领导关于民主监督活动中的一些实质性内容的报道一般都比较慎重,最后权衡的结果一般比较保守,主要是怕得罪人,担心敏感话题、普遍性案例等造成产生社会共鸣,出现不安定局面。实际上,政协民主监督的作用一是帮助推进、二是促动改进,因此,对其宣传没必要那么讳莫如深,而把好尺度、放开一些,从长远和大局看可能对监督的主体和客体彼此都是个好事。

四是政协委员在民主监督过程中是否需要例行回避问题。实践中,经常会发生有的政协委员带着本人、本企业或亲属朋友的典型案例来质询执法、司法部门的事情。此时,政协领导一般都严厉批评或婉言要求委员注意回避。我个人认为,实际上大可不必。首先,对这样的案例,委员一般了解得都比较全面深刻,研究得也比较透彻,认为的确有问题,应该提出来;其次,“举贤不避亲”,以政协委员的身份来说现实存在的事,也没有必要避嫌;再次,作为政协委员,如果连自己的利益诉求都无法摆到执法或司法部门面前,何谈本界别或人民群众的利益诉求。当然,如果案例本无过错,却以政协委员身份来施加压力,那就要另当别论,不能允许。

五是政协民主监督的行为约束和积极性保护问题。首先要明确:参加政协的党派团体和政协委员,开展“政协民主监督”活动必须要通过政协组织来进行,即在监督活动的内容、形式、程序、时间等方面,要由政协主席会或专委会统筹安排,提出要求。即使是民主监督小组也不能自行其事,要在政协相关专委会指导下开展监督活动。再就是必须要求两名委员以上并携证监督,即使是暗访之类的活动。最后,由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思想认识程度的差异,可能会出现对党派团体或政协委员携私报复的情况,因此,在制度制定过程中,对政协民主监督行为主体合法权益的保护和被监督人报复行为的惩戒条款必须明确。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