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民主监督需要实现的三个方面

2015年10月30日 10时23分58秒 来源:佳木斯市东风区 缩小 放大 简体 繁体 颜色 打印 收藏 关闭

民主监督是在民主制权下的民主监督,没有民主制权,就不能获得民主监督。民主监督最终需要实现有监督的工具、有监督的能力、有监督的环境。缺少一个方面,民主监督都难以实现。

一、监督的工具

要想进行监督,就必须有监督的工具。进行什么样的监督,就要掌握什么样的监督工具。而民主制权就是一个监督的工具。民主制权即通过由人民群众实行自下而上的民主制权和民主监督的权力制约和权力监督方式。民主制权下的民主监督,是相对于集中制权下的集中监督方式,即通过由领导机关实行自上而下的集中制权和集中监督的权力制约和权力监督方式。两种制权在我国都有体现。民主制权下的民主监督在现阶段需要大力加强,因为我国是一个正在向着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发展的国家,特别是我国提出全面加强法治建设,民主制权下的的民主监督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监督形式。

二、监督的能力

(一)民主监督机构的不完善导致监督能力不足。民主监督应该是一个独立设置的机构,这个机构不能独立,就不能进行有效的监督,即使进行了监督,其结果也是不能够令社会、民众满意的监督。作为独立的监督体系,其监督状态应该是一个立体的监督系统,这个监督系统应该是纵向与横向相结合的民主监督体系。纵向的民主监督,必须是由软性民主主体从纵向上实施自下而上以权力制约权力的软性民主监督;而横向的民主监督则是硬性民主主体即作为某个同级常设公共权力机构的民主主体从横向上实施以权力制约权力,以权力制衡权力。即比较完全的监督体系是软性民主监督与硬性民主监督两个部分有机结合而形成一个完善的监督网络。这样才能够成为一个科学有效的民主制权和民主监督体制。在两者中,软性的民主监督是确保民主监督实现的基础,硬性民主监督是确保民主监督的根本实现。只有二者实现了完全的有机的结合,才能真正确保实现民主监督的完整性及其监督的有序性和实效性。在我国现行的民主监督中,只停留在了不完全的监督状态之下,没有实现一个真正独立的监督机构,监督的真正效用不能够真正的实现。这就促使一种现象出现,即有相应“民主监督”形式,而没有“民主监督”的能力。

(二)民主监督认识不到位导致监督能力不足。在民主制权和民主监督的认识上存在着许多认识不到位的问题,进而产生的糊涂、错误的认识。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是党委是否在监督之列。许多的专家学者都论证不应该在监督之列,他们认为:“不应该”、“不必要”甚至“不便于”,于是就导致了党委失之监督,这也就意味着“一把手”不必监督、不须监督、不用监督,使“一把手”处于没有监督的真空地带。在“一把手”没有监督的状态下,其他的机构的领导者,在“一把手”的照应与庇护之下,也就摆脱了监督的工具,各个机构也就都处于监督的真空地带。第二是在对民主制权下的民主监督主体和监督形式上的认识,许多人至今仍然片面地认为,民主制权和民主监督只主要包括软性民主主体纵向上实施自下而上以权利制约权力的软性民主监督,而不应该同时包括硬性民主主体。这就使民主监督只进行了一半,而这一半又是不完全的一半,是失去了一半导致另一半不能起作用的一半,这就导致了这种监督实际上没有起到作用。第三是在对民主选举、民主决策和民主监督三者之间关系存在认识上的问题。很多的同志至今还把民主选举等同于民主监督,或者把民主决策等同于民主监督,因此严重影响和忽视了对社会主义民主监督的实施。

三、监督的环境

在中国特色的民主制权和民主监督中,掌握了民主监督的工具,有了民主监督的能力,还需要有一个民主监督的环境,这样才能真正实现民主监督,否则民主监督就是虚无缥缈的势态。民主监督的环境应从以下三个方面探讨。

(一)监督对象的明确。监督是需要要明确指向的,没有明确指向,监督就没有意义,如果不进行明确指向,监督也就是奢谈。在民主监督中,监督的工具就是民主制权,有了这种工具,就说明立法机关、行政机关、司法机关手中的权力是通过民主的渠道,由人民赋予的,是集中代替人民行使权力的机构,因此其行使权力如何,必须受民主的监督(也就是人民的监督)。上述对象在现阶段已经能够被全面接受(但是否能够全面进行监督不好说)。但是还有一部分对象,不能够明确,这就使监督的对象出现了盲区,而这种盲区在领导活动中又是举足轻重的部分,这部分被排除在民主监督之外的就是各级政府所必须接受领导的各级党委机构。如果这四部分都能够明确的作为监督的对象,监督就能够顺利进行。在我国能够将这四部分的领导者进行有效的监督,实际上就是真正体现出了中国特色和真正符合现代中国的现实政治国情生态。

(二)监督权力的明确。独立的监督系统是一个监督权力明确的关键。监督是针对所有国家各个层次机构进行的监督,与各个层次没有任何工作性质的交集,因此与各个机构只有监督与被监督的关系。这样在监督中就没有了任何顾虑,就能够按照监督的法律法规要求进行有效的监督。这种相对独立统一的监督系统,是在民主制权和民主监督的前提下形成的一个专门增设的由人民(主要是通过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或党的的代表大会)直接选举产生。这种直接选举产生,其目的就是追求这个独立的增设机构能够真正直接代表和体现民意。通过独立机构的监督,力争使各级决策领导者和决策执行者在行使其国家公共权力的整个过程在阳光下进行,从而督促各级领导者真正做到依法执政、依法行政、依法司法和依法办事,确保各级领导者都能够真正将国家和社会公共权力用来为人民谋利益。这种独立的监督系统,能够将纵向的软性的民主监督形式和横向的硬性的民主监督形式结合起来。这种独立的民主监督系统的形成,解决了监督责任的明确问题。由于以往的监督是在被监督体中,更主要的是各级党委不在监督之列,这就导致了监督的困难重重,并且实效甚微,因此独立的监督系统的建设,是未来发展的重要议题,也是监督环境建设的重要内容。

(三)监督体系的明确。独立监督系统所运用的民主监督工具就是民主制权。只有真正掌握了这种监督的工具才能使民主监督真正的进行下去,但是这种民主监督的工具的掌握,还需要对许多问题的正确的理解和清醒的认识。第一是纵向民主监督与横向民主监督的紧密结合。纵向民主监督亦称为软性民主监督,横向民主监督亦称为硬性民主监督,软性民主监督是在正常情况下能够真正实现民主监督的基础,而硬性民主监督是实现民主制权和民主监督的重要保障。从人类社会发展的经验来看,任何社会的发展民主制权和民主监督不仅有自下而上的权力制约权力的纵向的软性民主监督,更要有在同级常设公共权力机构的横向的权力制约权力的横向的硬性民主监督,不实现二者的紧密结合,民主监督就不能进行探讨。所以实现软性的纵向监督与横向的硬性监督,才能真正实现监督的完整性、有序性和实效性。第二要真正理解民主监督。在民主监督行使的过程中,很多时候认为:民主选举与民主决策就等同于民主监督。在现实生活中,民主选举、民主决策与民主监督既有一定的联系,但相互之间又有很大的明显区别,需要在民主监督的实践中进行深入的思考与研究。第三是党派执政问题的认识。在坚持民主监督的问题上有一个比较错误的认识就是,讲民主制权和民主监督,就是要探讨多党执政问题,而不应该只是一党执政。这是非常错误的认识,是不符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政治制度,也不符合当代中国的国情。

从探讨民主制权和民主监督问题时,一定要从国情出发,而不能将西方的所有东西拿来就用,一切都要从中国的国情与实际出发。我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就是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制度;而我国的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也是一个基本的政治制度,这些政治制度都需要严格坚持下去并能够完善它,同时还需要在这些制度基础上有所发现、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有所前进。这样才能够使我国的社会主义民主监督形式体现出中国特色。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相关阅读